可再生能源能否逆势升温?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06-13 12:08:24 浏览()次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Jerry Brown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 Adnan Z. Amin

  塔夫茨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教授 Kelly Sims Gallagher

  在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和清洁能源经济转型论坛上,不乏国内外高级别官员出席,就绿色转型提出自己的观点。大会期间,本报记者就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及发展趋势、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等热点问题,采访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Jerry Brown、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Adnan Z.Amin和塔夫茨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教授Kelly Sims Gallagher,从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研究机构等不同角度,阐释当前全球背景下的能源发展及气候治理合作。

  ▼ 能源

  中国环境报:根据联合国今年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国际报告》,2016年全球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是呈下滑趋势。请问您怎么看待在可再生能源普遍被大家看好的情况下,投资却不那么乐观,您认为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抑或几年后会反转?

  Adnan Z.Amin:我们需要把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放在具体的背景或者说情境下来看待。虽然整体上全球投资是呈现一个下滑的趋势,但由于可再生能源的相关技术不断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是在降低的。与此同时,随着技术发展,成本逐渐降低,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是在上升的。在不同的国家,具体表现也不相同,比如说在欧洲,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在过去几年呈现下滑的趋势,但在有些新兴经济体中发展势头良好。我不认为这样的下滑趋势会继续下去,未来几年这种趋势一定会得到修正。我认为欧洲可再生能源投资还会回升。在其他新兴经济体中,比如非洲、拉美还有亚洲国家,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会朝上升的趋势发展。所以这种暂时的下滑将不会是一个长期的现象。

  中国环境报:您认为特朗普总统及其团队在能源政策上的态度,是否会对现阶段美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造成影响?

  Kelly Sims Gallagher: 我认为在接下来几年里,特朗普团队这项行动的影响力是比较局限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在几年前美国国会就通过关于在可再生能源车辆方面的政策,这项政策是可以为美国出租车司机带来实际效益的,可以将其当作一种补贴。所以对美国多数出租车司机而言,他们会继续跟随《巴黎协定》的步伐,而他们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二是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随着技术的增长一直不断降低,这对利益相关方而言也是一种吸引。比如说,在去年美国的新增装机发电量当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可再生能源。我认为这不仅是事实,更是市场从传统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变的一种铺垫。所以,在很多因素面前,可再生能源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

  中国环境报:6月1日,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一时间,包括加州、华盛顿州、纽约州等在内,多达200多个美国城市公开表达了作为地方政府的立场。他们表示将会继续支持《巴黎协定》的目标和计划。那么请问像加州这样的州政府及其他地方政府,以这样一种方式跟联邦政府保持不同的立场,会给美国应对气候变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Jerry Brown:首先,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议题。美国退出了一项国际条约,而且是作为这个条约里第一个退出的成员国,影响确实是不容忽视的。这对于美国经济转型绝对会产生一定影响,从而导致经济转型和低碳化进程会更加缓慢。但是,大多数美国人应该是支持《巴黎协定》,支持清洁能源,支持减少各种污染物排放这样一个大的方向。

  所以,在这样一个时刻,许多州采取了行动,站出来表示了自己对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美国气候应对小组,包含纽约州、华盛顿州以及其他很多州,这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集体。事实上,就2016年而言,加州的经济总量占美国的24%,所以加州是一个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经济主体。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每一个州有一定的自主权。目前,加州就在行使这样一个权利,我们行使这样的权利来发展清洁能源、低碳燃料以及碳交易市场等。我们将会与世界各地区一起,在《巴黎协定》的大背景下,以实际行动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同时,我认为美国并不会永久退出《巴黎协定》,放弃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不管在3年后,或者在未来某个时间点,我们也许会重新加入。我认为退出《巴黎协定》这个决定具有较强的政治意味,而此举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能得留给世界和美国民众去评价。

  目前,美国还没有真正退出《巴黎协定》,因为退出这个协定需要通过一系列步骤和程序。美国到底会不会真正退出《巴黎协定》,现在谈论这些仍然为时过早.我本人对此持怀疑态度。不过,如果真的退出协定,对加州在接下来几年的清洁能源方面的工作将会造成影响。

  ▼ 合作

  中国环境报: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加州近期是否与中国开展一些相关合作?

  Jerry Brown:这次来中国,在参加本次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之前,我与习近平主席见了面,在会面中我们谈及许多话题,主要围绕关于加州如何与中国几个省份进行合作,主要是四川省和江苏省。这次访问中国,我也参观了这两个省。其中,我提出了一些设想,比如加州有可能参与“一带一路”战略之中。另外,还有清洁能源的相关问题,主要关注燃料电池和零排放汽车。同时,我谈到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清洁能源的最新技术。这次访问期间,我也会见了不少中国政府管理人员,我们会继续保持联系,进一步加深、扩大合作范围。现在加州和中国一些省份处于非常良好的互动中,这也将进一步加深我们的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环境报:您谈到中美最近就零排放汽车问题进行了探讨。那么,目前加州和中国在哪些方面就零排放汽车进行了合作?您如何看待电动车补贴?在未来,电动车有可能取代化石燃料汽车吗?电动汽车能否有效遏制对于化石燃料的需求?

  Jerry Brown:可以说,电动汽车和其它清洁能源汽车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同时,它们也更加轻便,更具有低碳性。毋庸置疑,化石燃料汽车一定会成为历史,这可能不是20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可能在未来5年~7年就会发生。如今,电动汽车和零排放汽车完全能够与化石燃料汽车竞争,并且在将来,很快会变成主流。我相信,这是一个趋势,加州现在拥有400万~500万辆零排放汽车,虽然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我们会坚持下去。

  在中国,不少电池生产商已经取得了成功,技术上层层升级,我们跟中国电池生产商进行了一系列合作。中国这几年对电池实现技术升级的同时,也帮助我们加速达成在零排放汽车领域的目标。不论是特斯拉、宝马还是大众,现在世界各地的汽车制造厂,竞相研制零排放汽车,这是我们未来的共同努力方向。尽管现在化石燃料汽车仍占据很大比例,但相信它们很快会遭到淘汰。

  气候变化问题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是真实存在且必然发生的。在接下来几年,将会有更多人意识到这一点。电动汽车和零排放汽车销量每年在不断攀升,这正是我们努力普及绿色发展的真正含义。

  比如,几年前我来到中国看到的状况,和如今看到的状况有很大不同,几年前人们很少谈论气候变化,气候变化议题没有这么热门。但当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签订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以后,当《巴黎协定》签订以后,对于气候变化的讨论仿佛走进了千家万户。

  时至今日,我在北京看到的变化、参加的会议,都让我感受到我们对气候变化做出的努力,也看到了科技性革命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实际影响。

  接下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早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各项目标,就必须深化中美之间的合作,所以加州将会继续重视与中国政府、省及地区的合作,从而加快实现目标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