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致力破解“化工围江”困局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8-05-03 21:58:47 浏览()次

 

近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先后深入湖北宜昌市和荆州市、湖南岳阳市以及三峡坝区等地考察,实地了解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实施情况。他在调研中指出,要坚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工作的重要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开发,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本报记者近日赴湖北省宜昌市,深入采访当地全面推进长江沿岸化工企业的搬迁整治、加快传统产业和重点行业转型升级的经验和做法。

◆步雪琳 方芳 余桃晶 喻妙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时过两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湖北省,第一站就到宜昌市考察化工企业。

“化工围江”,这是笼罩在整个长江经济带上空的阴霾,如果不能彻底提升发展质量,优化产业布局,那么“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目标就无法从根本上得以实现。

两年过去了,在长江经济带发展新思路的指引下,宜昌市全面推进长江沿岸化工企业的搬迁整治,加快传统产业和重点行业转型升级,展示出彻底为长江“减负”的勇气和决心。

一公里“留白”

以前,李先荣是湖北省宜昌市田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田田公司”)抓生产的总经理,但是2017年宜昌市长江沿岸1公里内化工装置“清零”工作启动后,田田公司被列为第一家拆除的企业。从此,李先荣的身份变成了拆除项目办公室主任。

出了田田公司的东门,下了一个小坡就是长江。厂墙距长江最近处仅有60多米,说起来李先荣都忍不住感叹:“是蛮近的。”

宜昌素有“三峡门户”之称,不仅是三峡坝区的生态屏障,更是长江流域生态敏感区。由于磷矿、航运、水源等资源得天独厚,宜昌化工产业发展迅速,产值接近2000亿元,成为全市的支柱型产业。

然而宜昌市的化工产业发展层次较低,仍以氮肥、磷肥等初级产品为主。全市中小型化工企业普遍存在经营管理粗放、技术水平较低等问题,化工园区一体化水平不高。

以田田公司为例,即使达标排放,每天也有近300立方米废水排入长江,全年排放COD96吨、氨氮30吨。

“我们现在面临的压力实际上也是动力。” 宜昌市副市长卢军说,“宜昌的区位一部分是长江的上游,我们要以上游的意识、上游的作风、上游的成效投入长江大保护中。”

说到做到。2017年,宜昌市制定实施《宜昌化工产业专项整治及转型升级三年行动方案》,提出“在2019 年底长江及其支流岸线1 公里范围内所有的化工企业装置‘清零’”的目标,实现一公里“留白”。

卢军特别强调:“这个关停是永久性的关停,化工装置都要请有资质的公司彻底拆除,然后进行土壤治理,腾出的土地根据区位合理利用。”

走进田田公司的厂区,昔日高大的生产装置如今已经拆解为零散的部件,整齐地码放在地上等待运走。按照计划,所有生产设备在4月底拆除完毕,5月底前拆除所有厂房,然后开始进行土壤修复。

“开始大家都有点想不通。”李先荣说,“工厂这几年效益特别好,上缴利税8000多万元,污染物也一直达标排放,为什么要关呢?”但是宣传了长江大保护的需要和宜昌市政府的决定之后,职工们都能理解配合。在宜昌市政府和母公司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积极引导下,几个月时间就顺利完成了几百人的重新安置。

走进宜化集团老厂区,生产设备已全部拆除,部分厂房也已经拆除。走进兴发集团宜昌新材料产业园,7万吨草甘膦生产装置拆除工作已经启动。

宜昌市环保局局长吴辉庆介绍,围绕沿江1公里化工装置“清零”目标,将对134家化工企业实行“关、转、搬”,2017年已经依法关停化工企业25家。

目标明确,按部就班,步步为营,一家一家经济效益并不差的化工企业结束了几十年的生产历史,在宜昌市彻底转变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布局的历史洪流中挥别高能耗、高污染的过去,给生态环境改善腾出更加广阔的空间。

事实上,田田公司以另外一种方式获得了新生。其产能和排污指标被母公司三宁公司收回,投资100亿元在枝江姚家港工业园区建设升级版绿色新材料项目。

杜绝形式上的企业“空间迁移”,同时改变以往星罗棋布零散发展的状况,卢军介绍,宜昌市规划重点打造宜都化工园和姚家港化工园,努力建设成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化工园区,力促化工产业迈向高端化、循环化、绿色化。去年,全市化工产值占工业比重下降10个百分点,但精细化工占化工产值比重却提高了7.1个百分点。

以宜昌市为代表,湖北省沿江化工污染得到有效遏制,排查企业488家,取缔关闭造纸、制革、印染等行业污染企业千余家,取缔长江干线各类码头1098个,腾退岸线143公里,复绿面积565万平方米。

湖北省还率先编制实施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全省约1/4的国土面积纳入生态保护红线管理,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内严禁新建重化工及造纸行业项目,长江沿岸严控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项目。

站在田田公司门口,清透的长江水奔流而去,曾经接待往来运货船只的码头和旁边的采沙场已经拆除复绿。

虽然连日督促按期完成拆除工作的李先荣略显疲惫,但是看到此情此景他的脸上露出笑意:“现在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矿少了,河清了

黄柏河是长江的一级支流,主要流经宜昌市远安县和夷陵区,在葛洲坝水利枢纽的上游注入长江。

如今站在河边,鹭鸟翻飞,花香四溢。然而在2012年,黄柏河流域多座水库一度出现水质恶化。

黄柏河流域内累计探明磷矿资源储量超过30亿吨,矿山堆场大多沿河布设,拦渣和防渗设施简陋,大量矿粉随雨水进入河道,成为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

蛇打七寸,要想彻底解决黄柏河的污染问题,就要从根本上推动磷矿资源开发利用的转型升级。

2017年,宜昌市出台《黄柏河东支流域生态补偿方案》,规定市政府每年专项列支1000万元作为黄柏河东支流域及官庄水库饮用水源地生态补偿资金,夷陵区、远安县政府每年年初分别向市政府缴纳水质保证金700万元、300万元。根据断面水质监测结果以及年度Ⅱ类水质达标率和水质改善指数,分别实施磷矿开采计划调整、水质保证金扣缴与退还、资金补偿。

一时间,治水成了头等大事。

取得“较大市”立法权后,宜昌市出台的第一部地方法规就是《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要求严控磷矿开采总量和矿业权总量,禁止新建引水式电站、化学选矿化工项目。

夷陵区委书记王玺玮介绍,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污染源,夷陵区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关停了所有煤矿。仅用两个月时间全面取缔了长达十多年未能取缔的沿线实心黏土砖瓦窑;关停3 家化工企业, 3 家企业搬迁入园,两家鞭炮厂、1家水泥厂转产。

效果立竿见影。2017年12月上旬至2018 年2月下旬,黄柏河流域夷陵区境内11 个纳入生态补偿的监测断面Ⅱ类水质达标率平均值为94.95%,同比增长14.14%,总磷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8%。

少而精,这是宜昌市未来磷矿资源开发利用的目标。按照《宜昌市整顿规范磷矿资源开发工作实施方案》,2017年全市磷矿开采总量比2016年减少70万吨,到2021年还将关闭18家磷矿。同时,改变以往对矿产资源粗加工的低端产业结构,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今后我们要追求资源的深加工。”王玺玮介绍,例如除了磷矿,夷陵区还是大鳞片石墨的亚洲核心产区,但是以前只能生产石墨绝缘垫等低端产品。现在正在引进一个高科技新材料项目,将石墨做成钻石。“这两者的利润可是千倍级的差别!”王玺玮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产业机构在转变,环境也在转变。记者问王玺玮老百姓对黄柏河治理效果的评价如何?王玺玮笑着说:“那你得问老百姓。”

事实上,老百姓已经给出了答案。今年二月,夷陵区举办第一届“河长治河畅游黄柏河”冬泳邀请赛,湖北省各地的200 多名冬泳健齐聚夷陵,下河畅游。一位市民感慨地说:“这条河里快30年没人游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