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地残留农膜可通过大型机械治理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11-23 10:05:24 浏览()次

 

  11台造型各异的大型农机,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总场的一块棉花地里一字排开,静静等待人们检验。一声令下,机器轰鸣,引来人们围观。

  日前,来自国内多所农业机械研究部门、高校以及3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会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垦科学院,深入团场连队农膜使用现场,查看农膜回收机械治理白色污染的情况。

  农膜给农业生产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农业生产使用农膜是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始的,在攻克棉花种植向北推进等一系列难题的过程中,农膜的使用起了很大的作用。农膜也迅速从棉花种植推广到玉米、甜菜、瓜类等几乎所有的农作物栽培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局有过一份调查,新疆是全国农用地膜使用面积最大的地区。但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理措施,新疆也是全国农用地膜污染最大的地区。废旧农膜在农田土壤中逐年增多,污染持续加剧,已经严重阻碍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新疆农业的发展增效。

  为了治理白色污染,新疆制定了“遏制增量、减少存量、管住地面、挖出地下”的工作目标,强化生态环保意识,着力突破农田残膜综合治理瓶颈难题。去年,兵团兵师团连四级单位,出动万余人开展残膜污染状况调查。这次调查以连队为单位,以条田为基础,按照每块条田至少取一个样点的要求,在148个团场共取样15.63万个,样本面积1164.43万亩。调查结果显示,农田残膜量最高值为每亩76.7公斤,最低值为每亩5公斤,整个兵团平均值为每亩19.08公斤。

  严峻的形势,让兵团深知农业要想持续发展,生态环境建设要想保持良好,必须根治农膜残留这个白色污染。针对埋入土中的边膜在秋季机械或人工都难以回收的问题,兵团农业局要求各师结合实际,开展夏季适时揭膜工作。今年3月,兵团农业局又在一师阿拉尔市、八师石河子市部分植棉团场对现有农田耕层残膜回收机具进行测试评价。通过实地测试评价,发现目前各团场使用的三种农膜回收机型不能满足农田残膜污染综合治理的目标要求。

  兵团农业局的调查发现,南疆地区两次作业,每亩回收的残膜也仅有500克左右,北疆地区两次作业,每亩回收的残膜也只有1200克左右,机械回收残膜效果跟耕层残膜含量呈正比。

  兵团农业局副局长程景民深有感触地说:“三种机型回收农膜不仅回收率少,而且只能回收0.5厘米深度的残膜。按照目前这种机械回收方式,减少存量效果不理想,成本高,控制当季农膜形成残留,遏制耕层残膜增量,成为我们现在治理白色污染的首要任务。”

  农业白色污染治理科技工作走在前列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改委副主任郭启民介绍,未来10年,我国地膜覆盖面积仍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如何加快地膜残留污染研究与治理,成为中国科学界面临的一大重任。

  中国工程院院士、新疆农垦科学院研究员陈学庚自2013年就开始研究地膜残留回收,现在已经有部分农机具达到三代规模。他认为,地膜残留回收是个世界级难题,因为不同的土质、种植模式等都对地膜残留形成不同的影响,造成回收极难。“但就是再难,作为农机研究者,我们也要迎着困难上,力争为这道世界难题的解决贡献自己的力量。”陈学庚坚定地表示。

  去年10月,陈学庚院士第一次向全国的同行展示了15种自主研发的农膜回收机械,让所有人看到了用农业机械治理白色污染的希望。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罗锡文在认真地查看了15台农膜回收机械的作业后,兴奋地表示,虽说目前看,地膜回收效果还没有达到人们理想的程度,但已经很不容易了,陈学庚和他的研究团队取得的成绩十分可喜。

  149团副团长安刚说:“我们通过这些农机具,已经将地膜回收纳入田间常态管理工作中,每年每名职工回收地膜残留规定了工作量,必须从现在做起降低白色污染,为子孙后代留下一块干净的土地。”

  一年后,陈学庚院士的研究团队又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今年他们展示的11种农膜回收机械中,有几个型号令人印象深刻:机械走过棉花地,原来的棉秆和地上的农膜再也见不到了。这让所有现场观看的科技工作者兴奋不已。现场测量的结果是,农膜回收率在90%以上。

  陈学庚院士团队的温浩军兴奋地介绍,去年15种机械回收农膜效果不理想,他们一直寻找各种各样的方法,攻克机械回收农膜这个难题。

  陈学庚院士说:“两年的科技攻关,我们研发出的农膜回收机械达16种,走出了一条全新的创新之路。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真正实现对白色污染的治理,还农业生产一片净土。”

  (记者 王瑟 见习记者 秦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