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的符号消费不能以残忍为代价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09-25 12:09:19 浏览()次

   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正在热播,胡杏儿头上戴的那顶华贵头冠,让人惊艳,不过,这尊“点翠”头冠是仿制的。“点翠”是我国古老的首饰制作工艺,所用的材料来自翠鸟的羽毛。由于过于残忍,已经逐渐被其他工艺代替。然而,近日有汉服爱好者发现,有人在仿古首饰群内销售大量翠鸟尸体,涉嫌违法。

  从古至今,衣冠服饰不仅具有满足生活需要的实用功能,还具有抽象的符号功能。能够用稀缺的材料和考究的工艺做出来的衣冠服饰,显然并非普通老百姓所能穿戴的。换言之,利用这种消费上的差异,一些人可以建构自己的阶层边界与身份认同。衣冠服饰的“高不可攀”,不仅彰显着富贵阶层的经济实力,也折射着他们的审美偏好与文化品位。

  美国作家福塞尔有本叫《格调:社会等级与生活品位》的作品,其中有一章节就叫“以貌取人”,里面讲了诸如“容貌”“衣着”“地位”之间的关系。在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演员胡杏儿扮演的角色是当地富商的千金,身价不菲的“点翠”,正是她用来和其他人进行社会等级区分的工具。

  但“点翠”的惊艳,何尝不是一种对野生动物的残忍。为了富贵阶层的符号消费,多少野生动物遭受了残忍的杀戮。在传统的农耕社会,对野生动物的捕获不仅没有戴上“紧箍咒”,反而成为一种有本事、有能力的象征;人们只看见了台前“点翠”的风华绝伦,却没有看见幕后翠鸟不为人知的血泪。

  现代化进程的滚滚车轮,不仅让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实现了发展观念、价值排序的重塑与更新。在生态保护得到越来越多价值认同的当下,那些热衷野生动物相关制品的消费偏好,在文化建构上越来越边缘化;伴随着野生动物保护法规的伸展,伤害野生动物的行为逐渐减少。

  现在,作为一种艺术上的符号象征,“点翠”还具有一定的市场需求,尤其在舞台呈现上有着旺盛的需要,例如戏剧、戏曲等;同时,野生动物保护作为一种刚性的社会规范,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所以,要实现文化艺术传承与野生动物保护的有效平衡,最有效的路径就是寻找翠鸟羽毛的人工替代品。尽管替代品可能不及翠鸟羽毛的美丽,我们却不能为了惊艳的“点翠”,伤害翠鸟鲜活的生命。

  人类作为“自然之友”,在本质上和野生动物是命运共同体。宁可少一些视觉上的冲击,也不愿听见翠鸟的哀鸣。

  违法捕获翠鸟的利益相关者,应该得到法律的规训与惩罚;“欲望号街车”如果没有“无形的手”的制约,难以停在该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