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学军
作者:编辑部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8-08-10 14:35:22 浏览()次

 

编者按:为了长江的健康、美丽与富饶,许许多多的人在努力着。这其中就包括很多科学家,他们在自己的研究领域精钻细研,从水土流失、岸线资源和生物多样性等诸多方面为了解长江、保护长江发力。本版今日起推出“知识分子风采·读懂长江”系列报道,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读懂长江的人。

长江岸线是一条“线”吗?其实,长江岸线是沿江一定范围内的陆域与水域空间,更像是一条“带”。

翻开地图可见,长江干流岸线和众多重要支流岸线一起,串联起长江中游滨江湿地、长江故道、重要湖泊等,广布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长江岸线作为港口、产业及城镇布局的重要载体,以及长江生态屏障和污染物入江的最后防线,其研究价值正越来越得到重视。

长江岸线的生态保护,便是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段学军(如图,王新年摄)的研究领域。今年48岁的他,是一位沿着千里长江岸线“行走江湖”的学者。

研究重点从岸线的资源开发转到生态保护

段学军以前的研究领域是长江岸线区域规划,主要围绕岸线资源的经济价值展开。而且,他在这一领域已有不少积累,研究成果也先后在一些长江沿线城市的总体规划中得到了应用。

对于段学军来说,2002年是一个重要年份。2002年,段学军在德国考察时,莱茵河的岸线生态保护对他触动很大。和谐、优美的画面令他认识到岸线资源的巨大生态价值——为了保护长江,亟须把生态意识引入长江岸线资源的优化统筹和合理布局之中。

“将研究重点逐渐转向环保和生态领域,是适应、服务国家和社会所需。”段学军介绍,作为整个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岸线资源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生产、生活和生态环境功能,被认为是修复和建设长江绿色生态廊道的关键所在。

长江岸线生物多样性既丰富又有代表性,江豚、中华鲟等珍稀濒危生物在此繁衍生息。岸线湿地也是多种鱼类的产卵场和鸟类的栖息地。随着长江经济带发展上升为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段学军的研究逐渐聚焦到岸线资源和湿地保护上。

从三峡到入海口,100多个观测点一个个调查

烈日下在林地里测量、按照地图所示寻找岸线位置、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一片滩涂……几张工作照,定格了段学军的工作状态。

长江岸线蜿蜒,水文过程复杂,地貌单元狭长,湿地、林地、滩涂等生态系统多呈破碎化交错分布,仅靠人眼和卫星影像识别难免有差错。为了尽可能避免差错,需要人工识别与模型识别相结合,综合高分遥感、地图信息、周边环境等多种元素来分析。

“从长江上游的三峡到下游的入海口,我们设置了100多个观测点,还带着仪器一个点一个点地进行水质调查、水生态调查、底栖动物调查和周边环境的拍摄,分析陆域生态类型对水域生态系统的影响,研究陆域和水域之间的关系,为岸线是否适宜开发提供相关研究结果。”段学军说。

“行走江湖”,近年来段学军徒步走过的长江岸线早已超过1000公里,但也有些力所不能及的情况。他解释,长江岸线中不便开展实地调查的比例为37.7%,包含上游人迹难至的山体峡谷、大中型港口码头等,这些地方的岸线湿地生态链是否破碎、自然岸线保有率如何确定、整体生态保护红线应怎样划分,目前都难以了解。

如今,由段学军牵头的湿地遥感研究,正在为这些难题提供解决途径。在其工作所依托的流域重点实验室,有一排特殊的计算机是专门用来破解以上难题的。段学军一边演示一边介绍,先接收卫星信号找出所需岸线信息,再与地图叠加来标定具体位置,然后运用自行开发的系统,结合过去几十年实地调查的资料进行遥感判读。

据悉,这项研究有望对长江岸线所有1万公顷以上湿地的位置、形状、面积、植被覆盖等情况进行动态监测,将为长江岸线生态红线规划和标准的制定提供决策依据。

提出开展流域综合保护管理

作为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应用性最强的研究领域之一,段学军的长江岸线生态研究成果与转化落地结合得颇为紧密。

多年前,他带领团队对江苏南通的岸线、水源地、湿地等进行实地调研,发现部分企业离取水口较近,地处江尾、海头,水势相对不稳定。针对这些问题,他提出开展流域综合保护管理、建立岸线占用退出机制、推进入江排污口在线监测和排污口信息统计工作等建议,“这些建议得到采纳,当地陆续搬走了沿岸排污企业,划定了不开发区”。

“从典型性濒危动物的生存目标切入,将研究对象从干流扩展到支流,再到整个流域,为长江绿色生态廊道的形成与保护提供整体方案。”谈到自己下一步的研究重点,段学军已有了清晰的思路。


上一篇:鹿心社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