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风暴之下,家具行业路在何方?这份权威报告给家具企业支招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12-28 22:21:33 浏览()次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身处中国环保风暴中的家具行业。在面临巨大压力的同时,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却又蕴育着技术升级换代的希望。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联合主持了国家级研究课题——《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并于近日发布了第一期报告,对家具行业提出了绿色发展的建议。 

    报告鲜明地提出了4个观点:一、VOCs治理压力巨大,并且环保压力还在持续加码;二、家具行业治理污染,过程控制和末端收集效果欠佳,且成本高;三、从源头进行VOCs削减是最好的治理方式,比较3种涂料的特点,粉末涂料减排效果最好,尤其适合在人造板家具中推广;四、行业进行技术改造可以用两种方式,一是大中型企业直接进行技术改造,二是中小型企业集中地可以通过共享涂装中心来施行。 

 

 

在12月15日至16日于广东东莞举行的第12届中国橱柜行业年会暨第三届中国家居业重塑产业链价值体系大会上,国家环保部清洁生产中心周长波主任代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发布了这份《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为家具企业未来技术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以下为这份重磅报告的详细解读: 

 

    环境保护税开征,全国环保督察持续进行,“停产令”、“限产令”下发,倒逼着VOCs排放大户家具行业面临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还有不到10天,2018年1月1日,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环境保护税法将开始实施,环境保护税也一同落地,成为中国的新税种。 

而从去年即已开始的全国环保督查,波及全国的“停产令”、“限产令”则在带给制造行业巨大的治污压力的同时,也倒逼着企业面临着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据《公用事业行业深度报告:把握十三五减排目标下VOCs防治机遇》一文中提供的数据,“十三五”提出了VOCs总量减排10%的目标。依据2015年全国人为源VOCs排放清单,工业涂装VOCs排放占整个工业源VOCs排放量的20%以上。而2016年全国家具制造行业的VOCs排放量又占到了工业涂料行业VOCs排放量的25%。从数据上就可以看出,家具制造行业是典型的VOCs排放大户。而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同比增长8.6%,根据这样的发展速度,随着未来家具制造行业的持续发展,其污染防治工作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国际工业研究中心(CSIL)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家具产能占全球产能的39%,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家具生产国。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560亿元,同比增长8.6%,高于全国工业增速(4.9%)3.7个百分点。目前家具制造业已成为继住房、汽车、食品之后的第四大消费品行业。 但是,与家具行业迅猛的发展和作为第四大消费品行业的地位相伴随的是,家具制造行业污染物以涂料过程产生的VOCs为主,家具行业是名副其实的VOCs排放大户。显然,这个作为排放大户的行业,面临着非常艰巨的污染治理的任务。然而,由于家具行业总体呈现数量多、规模小、实力弱、缺少龙头企业的特点,使得其污染防治工作尤为严峻。 

 

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其中,粉末涂料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s,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s排放可削减95%以上。

 

    家具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严峻性已经凸显,那么,如何防治才是关键。 

    周长波主任指出,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而现有末端治理技术受处理效率低及成本高等因素影响无法全面普及。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无独有偶,在涂料行业权威杂志《涂料工业》2017年第12期中一篇题为《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的文章中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该文认为,通过不同涂料涂装体系VOC排放特征的比较,可知减少工业涂装VOC排放及其对大气环境影响的最有效途径是实施源头和过程控制。即在生产的源头,采用低VOC含量的涂料,因此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46条明确提出“工业涂装企业应当使用低挥发性有机物含量的涂料”。传统工业涂装生产工序由于使用溶剂型涂料、稀释剂和清洗剂,形成大量VOCs排放,这正是包括家具行业在内的工业涂装成为VOCs大户的原因。在《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这份报告中,提出了可从源头削减VOCs、可替代溶剂型涂料的三类涂料,分别为水性涂料、紫外光固化涂料及粉末涂料,并且将它们进行了优缺点的比较,还提出了三类涂料的代表性企业。 

周长波主任指出,从环境友好型方面,主要包括环保、能耗、VOCs排放等方面,可以看出,水性涂料大量降低VOCs,但是需要烘干,需要耗能。紫外光固化涂料相比水性涂料,它的VOCs含量很低,排放很低,但是它耗能也是非常大。粉末涂料施工状态的VOCs含量则几乎为零。 

同样,在《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一文中,也提出了替代溶剂型涂料的可选方案。该文一个鲜明的观点是:低VOC含量涂料包含粉末、水性、高固体分、紫外光固化涂料等多种类型,而不应简单将低VOC含量的涂料等同于水性涂料。粉末涂料固含量接近100%,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排放可削减95%以上。该文同时提出一个鲜明的观点:人造板家具推广使用粉末涂料。 

   当然,技术的升级换代意味着资金上的投入,对于大量中小型家具企业而言,其资金上的实力可能达不到引进新的生产线的水平。对此,周长波主任也提出了可供借鉴的建议。他表示,大型企业可独立升级生产线,而中小型企业可建立集中的涂装共享工厂。“涂装共享工厂可以充分发挥企业规模化的效应,PPP模式、多种模式同步经营,减少中小型企业的经营成本压力,推动地方产业升级,带动家具行业配套的上下游产业,提升家具产业的整体水平。” 

以下为《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报告截图,供参考: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身处中国环保风暴中的家具行业。在面临巨大压力的同时,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却又蕴育着技术升级换代的希望。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联合主持了国家级研究课题——《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并于近日发布了第一期报告,对家具行业提出了绿色发展的建议。 

  报告鲜明地提出了4个观点:一、VOCs治理压力巨大,并且环保压力还在持续加码;二、家具行业治理污染,过程控制和末端收集效果欠佳,且成本高;三、从源头进行VOCs削减是最好的治理方式,比较3种涂料的特点,粉末涂料减排效果最好,尤其适合在人造板家具中推广;四、行业进行技术改造可以用两种方式,一是大中型企业直接进行技术改造,二是中小型企业集中地可以通过共享涂装中心来施行。 

  在12月15日至16日于广东东莞举行的第12届中国橱柜行业年会暨第三届中国家居业重塑产业链价值体系大会上,国家环保部清洁生产中心周长波主任代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发布了这份《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为家具企业未来技术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以下为这份重磅报告的详细解读: 

  

环境保护税开征,全国环保督察持续进行,“停产令”、“限产令”下发,倒逼着VOCs排放大户家具行业面临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还有不到10天,2018年1月1日,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环境保护税法将开始实施,环境保护税也一同落地,成为中国的新税种。 

  而从去年即已开始的全国环保督查,波及全国的“停产令”、“限产令”则在带给制造行业巨大的治污压力的同时,也倒逼着企业面临着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据《公用事业行业深度报告:把握十三五减排目标下VOCs防治机遇》一文中提供的数据,“十三五”提出了VOCs总量减排10%的目标。依据2015年全国人为源VOCs排放清单,工业涂装VOCs排放占整个工业源VOCs排放量的20%以上。而2016年全国家具制造行业的VOCs排放量又占到了工业涂料行业VOCs排放量的25%。从数据上就可以看出,家具制造行业是典型的VOCs排放大户。而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同比增长8.6%,根据这样的发展速度,随着未来家具制造行业的持续发展,其污染防治工作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国际工业研究中心(CSIL)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家具产能占全球产能的39%,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家具生产国。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560亿元,同比增长8.6%,高于全国工业增速(4.9%)3.7个百分点。目前家具制造业已成为继住房、汽车、食品之后的第四大消费品行业。 但是,与家具行业迅猛的发展和作为第四大消费品行业的地位相伴随的是,家具制造行业污染物以涂料过程产生的VOCs为主,家具行业是名副其实的VOCs排放大户。显然,这个作为排放大户的行业,面临着非常艰巨的污染治理的任务。然而,由于家具行业总体呈现数量多、规模小、实力弱、缺少龙头企业的特点,使得其污染防治工作尤为严峻。 

  

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其中,粉末涂料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s,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s排放可削减95%以上。

 

  家具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严峻性已经凸显,那么,如何防治才是关键。 

  周长波主任指出,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而现有末端治理技术受处理效率低及成本高等因素影响无法全面普及。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无独有偶,在涂料行业权威杂志《涂料工业》2017年第12期中一篇题为《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的文章中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该文认为,通过不同涂料涂装体系VOC排放特征的比较,可知减少工业涂装VOC排放及其对大气环境影响的最有效途径是实施源头和过程控制。即在生产的源头,采用低VOC含量的涂料,因此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46条明确提出“工业涂装企业应当使用低挥发性有机物含量的涂料”。传统工业涂装生产工序由于使用溶剂型涂料、稀释剂和清洗剂,形成大量VOCs排放,这正是包括家具行业在内的工业涂装成为VOCs大户的原因。在《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这份报告中,提出了可从源头削减VOCs、可替代溶剂型涂料的三类涂料,分别为水性涂料、紫外光固化涂料及粉末涂料,并且将它们进行了优缺点的比较,还提出了三类涂料的代表性企业。 

  周长波主任指出,从环境友好型方面,主要包括环保、能耗、VOCs排放等方面,可以看出,水性涂料大量降低VOCs,但是需要烘干,需要耗能。紫外光固化涂料相比水性涂料,它的VOCs含量很低,排放很低,但是它耗能也是非常大。粉末涂料施工状态的VOCs含量则几乎为零。 

  同样,在《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一文中,也提出了替代溶剂型涂料的可选方案。该文一个鲜明的观点是:低VOC含量涂料包含粉末、水性、高固体分、紫外光固化涂料等多种类型,而不应简单将低VOC含量的涂料等同于水性涂料。粉末涂料固含量接近100%,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排放可削减95%以上。该文同时提出一个鲜明的观点:人造板家具推广使用粉末涂料。 

  当然,技术的升级换代意味着资金上的投入,对于大量中小型家具企业而言,其资金上的实力可能达不到引进新的生产线的水平。对此,周长波主任也提出了可供借鉴的建议。他表示,大型企业可独立升级生产线,而中小型企业可建立集中的涂装共享工厂。“涂装共享工厂可以充分发挥企业规模化的效应,PPP模式、多种模式同步经营,减少中小型企业的经营成本压力,推动地方产业升级,带动家具行业配套的上下游产业,提升家具产业的整体水平。” 

  以下为《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报告截图,供参考: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身处中国环保风暴中的家具行业。在面临巨大压力的同时,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却又蕴育着技术升级换代的希望。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联合主持了国家级研究课题——《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并于近日发布了第一期报告,对家具行业提出了绿色发展的建议。 

  报告鲜明地提出了4个观点:一、VOCs治理压力巨大,并且环保压力还在持续加码;二、家具行业治理污染,过程控制和末端收集效果欠佳,且成本高;三、从源头进行VOCs削减是最好的治理方式,比较3种涂料的特点,粉末涂料减排效果最好,尤其适合在人造板家具中推广;四、行业进行技术改造可以用两种方式,一是大中型企业直接进行技术改造,二是中小型企业集中地可以通过共享涂装中心来施行。   

 

  在12月15日至16日于广东东莞举行的第12届中国橱柜行业年会暨第三届中国家居业重塑产业链价值体系大会上,国家环保部清洁生产中心周长波主任代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三方发布了这份《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为家具企业未来技术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以下为这份重磅报告的详细解读: 

  

环境保护税开征,全国环保督察持续进行,“停产令”、“限产令”下发,倒逼着VOCs排放大户家具行业面临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还有不到10天,2018年1月1日,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环境保护税法将开始实施,环境保护税也一同落地,成为中国的新税种。 

  而从去年即已开始的全国环保督查,波及全国的“停产令”、“限产令”则在带给制造行业巨大的治污压力的同时,也倒逼着企业面临着一场技术升级换代的生死时速。 

  据《公用事业行业深度报告:把握十三五减排目标下VOCs防治机遇》一文中提供的数据,“十三五”提出了VOCs总量减排10%的目标。依据2015年全国人为源VOCs排放清单,工业涂装VOCs排放占整个工业源VOCs排放量的20%以上。而2016年全国家具制造行业的VOCs排放量又占到了工业涂料行业VOCs排放量的25%。从数据上就可以看出,家具制造行业是典型的VOCs排放大户。而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同比增长8.6%,根据这样的发展速度,随着未来家具制造行业的持续发展,其污染防治工作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国际工业研究中心(CSIL)研究报告指出,我国家具产能占全球产能的39%,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家具生产国。2016年我国家具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560亿元,同比增长8.6%,高于全国工业增速(4.9%)3.7个百分点。目前家具制造业已成为继住房、汽车、食品之后的第四大消费品行业。 但是,与家具行业迅猛的发展和作为第四大消费品行业的地位相伴随的是,家具制造行业污染物以涂料过程产生的VOCs为主,家具行业是名副其实的VOCs排放大户。显然,这个作为排放大户的行业,面临着非常艰巨的污染治理的任务。然而,由于家具行业总体呈现数量多、规模小、实力弱、缺少龙头企业的特点,使得其污染防治工作尤为严峻。 

  

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其中,粉末涂料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s,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s排放可削减95%以上。

 

  家具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严峻性已经凸显,那么,如何防治才是关键。 

  周长波主任指出,家具行业过程控制受涂料品种制约,清洁生产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而现有末端治理技术受处理效率低及成本高等因素影响无法全面普及。因此,从源头选择环境友好型涂料是解决家具行业VOCs排放的最佳途径。无独有偶,在涂料行业权威杂志《涂料工业》2017年第12期中一篇题为《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的文章中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该文认为,通过不同涂料涂装体系VOC排放特征的比较,可知减少工业涂装VOC排放及其对大气环境影响的最有效途径是实施源头和过程控制。即在生产的源头,采用低VOC含量的涂料,因此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46条明确提出“工业涂装企业应当使用低挥发性有机物含量的涂料”。传统工业涂装生产工序由于使用溶剂型涂料、稀释剂和清洗剂,形成大量VOCs排放,这正是包括家具行业在内的工业涂装成为VOCs大户的原因。在《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这份报告中,提出了可从源头削减VOCs、可替代溶剂型涂料的三类涂料,分别为水性涂料、紫外光固化涂料及粉末涂料,并且将它们进行了优缺点的比较,还提出了三类涂料的代表性企业。 

  周长波主任指出,从环境友好型方面,主要包括环保、能耗、VOCs排放等方面,可以看出,水性涂料大量降低VOCs,但是需要烘干,需要耗能。紫外光固化涂料相比水性涂料,它的VOCs含量很低,排放很低,但是它耗能也是非常大。粉末涂料施工状态的VOCs含量则几乎为零。 

  同样,在《对构建工业涂装VOC全过程管控体系的系统思考》一文中,也提出了替代溶剂型涂料的可选方案。该文一个鲜明的观点是:低VOC含量涂料包含粉末、水性、高固体分、紫外光固化涂料等多种类型,而不应简单将低VOC含量的涂料等同于水性涂料。粉末涂料固含量接近100%,涂装过程基本不排放VOC,使用粉末涂料替代溶剂型涂料,VOC排放可削减95%以上。该文同时提出一个鲜明的观点:人造板家具推广使用粉末涂料。 

  当然,技术的升级换代意味着资金上的投入,对于大量中小型家具企业而言,其资金上的实力可能达不到引进新的生产线的水平。对此,周长波主任也提出了可供借鉴的建议。他表示,大型企业可独立升级生产线,而中小型企业可建立集中的涂装共享工厂。“涂装共享工厂可以充分发挥企业规模化的效应,PPP模式、多种模式同步经营,减少中小型企业的经营成本压力,推动地方产业升级,带动家具行业配套的上下游产业,提升家具产业的整体水平。” 

  以下为《家具行业环境友好型技术评估及绿色发展建议》报告截图,供参考: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07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10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14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17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20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22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25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28

  

  

  微信图片_2017122808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