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畜禽养殖污染困局?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06-13 12:05:38 浏览()次

 

  “污染企业不去管,反而去管几头猪?”“养几头猪能有多大污染?”在一篇关于畜禽养殖污染的新闻中,记者在评论区里看到的大都是这样的论调。“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人在当前社会已不是少数,同样,在享受着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无视其环境成本的也大有人在。但事实上,畜禽养殖所带来的污染已经成为我们无法忽视的环境问题。

  畜禽养殖污染不可轻视

  “养殖企业产生最多的就是粪便和废水了。”福建省南平市一家养殖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做得好的企业就是通过沼气池发酵,然后将沼液进行处理达标后再外排。”

  事实上,由于我国畜禽养殖业发展缺乏必要的引导和规划,更多的是自发单纯地面向市场需求自由发展,导致我国畜禽养殖业布局不合理、种养脱节,部分地区养殖总量超过环境容量,加之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设施普遍配套不到位,大量畜禽粪便、污水等废弃物得不到有效处理并进入循环利用环节,导致环境污染。

  “畜禽养殖总体上是向规模化发展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王世平告诉记者,“但上规模以后就会使用大量饲料、激素药物,这些化学品随粪便排出后就成了有机污染物,对环境的影响是十分严重的。”

  “畜禽养殖企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实现产业优化和升级,就必须要加强环境保护。”中国工程院院士金鉴明表示。

  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数据表明,畜禽养殖业COD、总氮、总磷的排放量分别为1268万吨、106万吨和16万吨,分别占全国总排放量的41.9%、21.7%、37.7%,分别占农业源排放量的96%、38%、65%。近年的污染源普查动态更新数据显示,畜禽养殖污染物排放量在全国污染物总排放量中的占比有所上升,加大畜禽养殖业污染治理力度已箭在弦上。

  畜禽养殖问题多技术旧

  规划布局不合理。目前,我国农村畜禽养殖还是以小规模的家庭饲养为主,养殖场所分布零散,主要集中在农户自家的房前屋后,或占用田地建造。“养殖场所的环保水平直接关系到邻里关系的和谐,不注意加强环保容易导致纠纷。”有关专家表示。

  记者曾在走访时见到,一家养殖场三面紧邻居民区,废水通过下水管道直接排放到路边的水沟中,距离养殖场数百米外就能闻到阵阵恶臭,附近居民意见极大。

  治污设施缺失。作为农民脱贫致富的主要手段之一,畜禽养殖是最“接地气”的办法。但也由于养殖户的资金限制与治理污染的意识缺失,大多数养殖场并未建设配套的污染治理设施。“目前多数从事养殖业的都是个体人员或以家庭为单位,管理和设备都十分不规范。”王世平告诉记者,到目前,大多数畜禽养殖场仍然属于粗放型的养殖管理模式,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十分严重。

  养殖技术落后,无害化利用率低。当前,由于对耕地的投入主要以使用化肥为主,工作量小,成本低,且使用化肥培育的农产品不存在销售价格上的差异,从而导致了有机肥使用量的大幅减少。同时,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的调整,从事种植业的人员也越来越少。养殖者不种田,种田者不养殖,造成畜禽粪便无法消纳,只好就地排放。

  区域养殖过于集中。“我们县里养殖的猪比我们县总人口还多。”当年的这句话惹来多少艳羡的目光。但时至今日,过度集中养殖所带来的环境损失也将昔日所取得的经济成果消磨殆尽。“养殖密度高了,所产生的污染物自然就多,一旦污染处理设施跟不上,养殖量超过了当地的环境承载力,就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有关专家表示。

  “尤其是在南方水系发达、人口密集地区。”王世平表示,“当地的环境承载力更加脆弱,再加上过度的畜禽养殖,生态环境就可想而知了。”

  找准关键釜底抽薪

  在刚刚结束进驻的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中,督察组也曾多次遇到群众反映畜禽养殖污染问题。以福建省为例,督察组在南平建瓯、莆田仙游、三明清流、漳州南靖等地区都收到了畜禽养殖污染问题的群众举报。经当地政府与环保部门调查,大多数畜禽养殖场都未办理环评手续,废水直排,这些养殖场也因此被当地政府划入了清理整顿范围内。

  在此之前,环境保护部与农业部2016年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科学合理划定禁止建设养殖场的区域(以下简称禁养区),防止盲目扩大禁养区范围……在2017年底前完成确需关闭或搬迁的养殖场、养殖小区的关闭和搬迁。”

  环境保护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文件主要考虑了4个方面:选址合法,选址要合乎规划,合乎分区管理的要求;手续完备,要运用环评、三同时、粪便等废弃物产生和利用报备;设施齐全,防止污染的措施有无害化和综合利用设施,“做事要依照法规,责任是有限的,委托给谁,责任就由谁来负责”;处理合法,粪污的排放要达到标准,利用要合规。

  在王世平看来,全国各地区都面临着不同的情况,有的地区水系发达,有的地区人口密集,有的地区饮用水水源地众多,因此要根据各地不同情况来区别划分禁养区范围,“基本是按照重点流域或重点河道来进行划分,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保证当地生态环境质量。”

  “之所以关闭搬迁养殖企业,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老百姓开始关注自身的居住环境,对于生态环境的要求提高了,谁都不想住在猪圈旁吧!”王世平认为,对于部分地区,并不会影响全国范围内的市场供应,“毕竟吃饭是第一位的,但据我观察,现在的鸡蛋和猪肉反而降价了,这就说明现在禁养区的政策并没有对市场需求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清退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不同的声音,这是难免的。”在王世平看来,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在清退禁养区内养殖企业时,必须坚持生态保护是第一位,同时严格依照法律法规对相关企业和人员进行安置,保证国家方针政策扎实落地。

  “未来畜禽养殖企业肯定会朝着数量减少但规模扩大的方向发展。”王世平表示,“就像现在山东已经成为全国主要的蔬菜产出基地一样,这也是畜禽养殖行业发展的最终方向。”

  现代农业要提升效益,除了规模化之外,还必须实现综合利用,走生态化、循环化的途径。记者在对福建南平一家养殖企业的采访中获悉,为推动畜禽养殖污染治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为该企业设计了一套“减污不减量,增量不增污”污染治理方案,包括养殖区设计、粪污清理工艺、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技术,从而实现养殖场污染物“零排放”。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是本地第一家采用了环科院这套技术的企业,无论在日常运维还是成本上都可以接受,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企业愿意尝试这种‘零排放’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