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夫妻的 “绿色”生活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协会 发布时间:2017-11-22 13:20:49 浏览()次

 

   2012年从剑桥回到上海后,俞凯和倪欢夫妇就开始了他们略显“抠门”的低碳环保生活。他们在院子里建了一个小型太阳能发电站,家里用不完的电卖给国家电网,每年可赚2000多元。他们还在院里种菜,剩菜、果皮等厨余垃圾都被用来发酵制作肥料。他们开着新能源车,在院子里安装充电桩;纸箱和饮料瓶卖给收垃圾的大妈。他们的生活方式引来了不少邻居的效仿。

  十九大报告专门提到,“推进资源全面节约和循环利用……开展创建节约型机关、绿色家庭、绿色学校、绿色社区和绿色出行等行动。”同样身处大都市的广州市民,能够从这对上海夫妇身上学到哪些“绿色家庭”的建设经验?近日,广州日报记者来到他们家中进行实地探访。

  记者来到倪欢位于闵行区的家中时,她刚刚吃完中午饭。午饭很简单,她在自家院子里摘些菜叶,下了碗面条。虽然毕业于世界名校,曾经在联合国和环保部的项目中工作,但倪欢在生活成本上“锱铢必较”,对于绿色生活有种执念。

  把遮阳棚变成发电站

  倪欢在剑桥大学毕业后于2005年回国,在一个国际项目里工作。2006年1月,她去了联合国开发署驻华代表处工作;2006年9月,她来到世界银行下属的一个国际金融公司,做能效融资项目,在这个项目里,倪欢“完整地介入了中国的环保低碳事业”。

  2009年,为了和丈夫团聚,倪欢回到剑桥,研究中国和英国的绿色信贷政策。2012年,夫妇二人回到上海后,便尝试过起“绿色生活”。

  倪欢夫妇的院子在公寓一楼,良好的楼间距和东南朝向让家中四季阳光明媚。但每逢夏季,炽烈的阳光就会把客厅烘烤成一个“大蒸笼”。出生于四川,长期生活于最高温度不超过25摄氏度的英国,倪欢一时无法适应上海夏季的高温。

  热衷环保政策研究的她了解到,2014年5月,上海市的太阳能发电并网政策落地,倪欢立马去到国家电网公司咨询,能否在自家院子里建光伏发电站。

  工作人员很快向倪欢提供了一份材料清单,回家后,倪欢仅仅用两周时间就找到了有施工资质的太阳能光伏板公司,并准备好周边邻居的同意书、物业盖章等关键材料。完成了土建和安装工程后,这个装机容量为2400瓦的小型发电站在当年8月开始了工作。“第一年,我们家全年的用电量还没有发电量大,后来几年,因为母亲经常来看我,用电才多了些。”

  记者在倪欢的院子里看到,16块最先进的铜铟镓硒太阳能电池板整齐地铺设在院子金属围墙的上方,通过一根金属导线连接变电器。变电器负责将太阳能发的直流电转换成可供电器使用的交流电,优先应用于家中的电器,多余的电量则走另外的电路,传送到国家电网。同时,这一长排太阳能电池板有效阻隔了阳光,起到了遮阳的作用。

  倪欢说,他们家每年卖电和国家补贴加在一起有2000多元,而建设这个微型太阳能电站的所有费用是31000元,使用寿命长达25年,若加上每年省下的电费,她预计这个太阳能电站用十一二年的时间,就可以收回成本。

  自产自销的厨余垃圾

  倪欢饶有兴致地讲述他们家的省钱、省电秘笈。如今家里用上太阳能,倪欢都会赶在阳光明媚的白天洗衣,只要白天汽车停在院门外,她就赶紧乘着太阳能板运转,把充电桩连接到汽车上。自从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倪欢通常只有晚上才用国家电网的电,加之都是谷电电价,因此一个月下来,他们仅需交几十元电费。

  接下来,倪欢又瞄准了厨余垃圾。倪欢说,他们家平时都是“吃多少买多少”,力戒“眼睛大肚皮小”。在院子里,倪欢一共放了6个堆肥桶,家里的每顿饭菜,剩下的果皮、菜叶、骨头等厨余垃圾沥干水后,就会丢进堆肥桶,再撒上一层酵素菌,6到8周后,就能形成高浓度的肥料。如今,倪欢院子的太阳能板下,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厨余垃圾不但零排放,还有点不够用。”

  倪欢还设计了一个鱼菜共生系统,下方的鱼缸养鱼,鱼缸上方镂空,铺设一层鹅卵石,再上方是土壤,种薄荷。“鱼缸可以帮忙收集雨水,底层含有鱼粪的水抽上来后,成为薄荷的肥料,鹅卵石可过滤水质,水的不断循环,也保证了水体的含氧量。”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倪欢的绿色家庭试验不但给自己带来了方便和实惠,也改变了她所在的社区,以及朋友的生活方式。

  每到周末,社区里总会有很多小孩子来到倪欢家中参观,倪欢借机向孩子们宣传低碳、环保的生活理念。如今社区的部分顶楼被孩子们改造成了小型农场,孩子们将厨余垃圾制成肥料,以换取屋顶农场生产出来的蔬菜。一些户型与倪欢家类似的业主,也开始了“绿色之旅”,建起小型太阳能发电站,由于“后发优势”,他们的发电站成本比倪欢更低,形式上也更美观。

  倪欢感慨,以往在联合国、环保部等单位工作时,她一直从上而下关注各国特别是中国的环保政策;而今,她从社区由下而上推动环保,“另一个好处是,它改变了我们社区邻里间的关系,在大城市的公寓楼里,我们通常连邻居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但通过这样的绿色行动,大家有了很多共同语言和亲密的邻里关系。现在我出差,就会把钥匙交给邻居,请他们帮我的菜园浇水、施肥。”据悉,倪欢的小型太阳能发电站,太阳能转化率为14%,若完整工作25年时间,将节约燃烧标准煤25.23吨,减排温室气体二氧化碳69.63吨。

  对话

  环境影响尽量降到最低

  广州日报:你当时为何想要做这个太阳能发电站?

  倪欢:我本意是做一个遮阳棚,但这种遮阳棚的使用寿命一般只有10年,而我尽量想把生活带给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绿色生活。用太阳能电池板来做遮阳棚,坚固耐用,使用寿命长,又能发电挣钱。我一年就能够拿2000多元国家补贴和卖电收入,常常用的电还没发的电多,我们可以说是“正能量”家庭。

  只花两周就完成了并网

  广州日报:当时与国家电网并网复杂吗?

  倪欢:我主动联系了国家电网,他们的操作非常标准、透明,服务人员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然后我就回来准备资料,只花了2个星期就完成了并网。换电表其实不要钱。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补贴很到位,及时到账。补贴是每度电中央财政给0.42元,给20年;上海市的财政再给0.4元,给5年;还有就是国家电网买电给的电费。国家其实是十分鼓励光伏发电的,特别是夏天,国家电网调电时常捉襟见肘。

  如此高效在欧洲不可想象

  广州日报:你长期生活在欧洲,在节能减排上,我们和其他国家相比如何?

  倪欢:我们国家在政策落地之后效率很高,每个地方政府都有节能减排的指标,我做的这些工作,都是帮上海市减排。

  我后来了解到,上海电网在出台补贴政策前,曾经和国家电网、上海电力做了大量调研工作,因此我去柜台办理非常顺利,服务人员对答如流,对业务非常熟练,我原以为会碰到“电老虎”,但这个部门如今变成了“电保姆”,可以说,这种转型是国家政策在推动的结果。

  而法国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太阳能并网要花1年多的时间,还不知道具体该找谁。我把我的体验讲给外国人听,他们感觉很不可思议,法国、西班牙的老百姓要想并网,要费老大的劲了。

  别墅装太阳能5年回本

  广州日报:是否每个地方的家庭都适合做太阳能电站吗?

  倪欢:并非如此,一是天气因素,比如我老家四川常年阴天比较多,太阳能少,所以就没有出台类似的政策;二是房屋,比如现在的高层建筑顶楼,属于所有业主共有,要想在上面安太阳能电站,就需要所有业主签字,才能审批通过。像这种屋顶,很难推广。最适合的是像我们这样的一楼住户,或者农村、别墅用户,可以在屋顶架设太阳能板。大一点的别墅,差不多5年就回本。